車市下行“淘汰賽”加速 激烈競爭促進產業調整

2019-06-06
來源:中國經濟網
  在這輪競爭中,對于弱勢的合資品牌、自主品牌,以及新勢力造車,結局都是一樣,大批車企或將出局,產業關停并轉會成為常態。朱華榮甚至預測,“未來一年內將是‘淘汰賽’最為嚴重的時期。
 
  隨著國五、國六的切換,6月這場血戰將更加慘烈,但“放血求存”的結果必將是“失血過多”。朱華榮表示,激烈的競爭是讓產業回歸調整期,是恢復良性發展最好的手段。他還建議,政府不要出臺短期政策。
 
  6月4日,2019中國汽車重慶論壇在重慶悅來國際會議中心正式拉開帷幕?;嵋橄殖?,來自汽車企業的與會嘉賓,就車市下行壓力下車企何去何從,以及目前激烈的市場競爭對行業帶來的影響,加以詳細解讀。
 
  產業風波加速淘汰賽 自主品牌生存空間被壓縮
 
  繼2018年遭遇28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后,2019年國內汽車市場依然處于下滑期。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國內汽車產銷量分別為838.86萬輛和835.33萬輛,同比下降10.98%和12.12%。與此同時,許多企業出現了銷量和利潤的雙降,不少人驚呼,汽車產業進入了最壞的時代。
 
  “新舊產能的調整,優勝劣汰在加速。這輪產業風波過后,小規模和弱勢資本將無法支撐競爭。”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朱華榮直言不諱地表示,他們在高速增長或者增長期還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在新的形勢下已經沒有機會了。
 
  朱華榮認為,在這輪競爭中,無論對于弱勢的合資品牌、國內傳統弱勢品牌,還是對新勢力造車結局都是一樣,將造成大批車企出局,產業關停并轉會成為一種常態。他甚至預測,“未來一年內將是‘淘汰賽’最為嚴重的時期。”
 
  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留平也持有相似觀點,“當下的汽車產業變革和產業轉型正處于陣痛期,也是新產業形態的孵化和塑造期,更是舊產業形態的一種淘汰期,這對每個汽車企業都是嚴峻的考驗。”徐留平說。
 
  “企業能否經歷陣痛期,迎來明年甚至更長遠的發展無疑還是個問題。”徐留平表示,這一輪汽車產業競爭會讓一些企業,特別是不能適應新存在、新發展的企業淘汰;也會成長出在中國,甚至世界能夠領風騷的一系列偉大企業。
 
  在汽車產業波動的大背景下,自主品牌生存的空間正在被壓縮。數據顯示,今年1-4月,自主品牌乘用車共銷售277萬輛,占乘用車銷售總量的40.51%,占有率同比下降3.99%;4月自主品牌市場占有率甚至下降到37.13%的低位。
 
  合資與自主品牌間的價格差在不斷縮小,同時自主品牌四大紅利也消失殆盡,自主與合資之間實際上已經進入短兵相接的年代。朱華榮表示,與此同時,中國品牌提升或者品牌培育的時間周期會進一步壓縮,市場現在不會再給中國品牌20-30年發展的機會,因此提升中國品牌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時刻。
 
  放血求存必將失血而亡 激烈競爭有利于產業回歸
 
  在汽車市場整體下滑的情況下,豪華、合資和自主品牌紛紛祭出“降價”的大旗,這正是所謂的“放血求存”。“市場激烈日益競爭,各車企都在降價促銷,甚至出現半價賣車的情況。隨著國五、國六的切換,6月份這場血戰將更加慘烈,但放血求存的結果必將是失血過多而亡。”朱華榮擔憂地表示。
 
  而在東風悅達起亞銷售本部副本部長葉磊看來,“現在開汽車4S店,還不如開個火鍋店。”他表示,汽車的成本構成很復雜,能夠有的降價空間也很有限,所以從企業來說一定要把握好度,降價過多真的會“失血而死”。
 
  “今年的價格戰與2008年有本質區別,前者不僅是成本戰更是技術戰。”葉磊認為,今年的價格戰應該是中國汽車行業發展到今天的一個里程碑,只有度過了這個劫,具備了成本競爭力和技術競爭力,才能在未來的市場環境下生存下去。
 
  “最困難的時期,對自主品牌而言也可能是最好的時期。”朱華榮表示,在這個特殊的時期,自主品牌可以更好的經營自身,提升包括產品和客戶服務等全方位的能力,進而補齊自己的短板,這個階段正當其時。
 
  朱華榮還以長安近期的動作以及中長期規劃為例,介紹了自主品牌所做的努力。從短期來看,長安近兩年淘汰了140萬的落后產能,包括發動機120萬的產能,以及結構性產品,把差的產品和落后的產能淘汰掉;而從長期來看,長安正在經歷第三次創新創業,整個公司面臨轉型,其中新能源和智能化是核心內容。
 
  “激烈的競爭是讓產業回歸正常,恢復良性發展最好的手段。”對此,朱華榮提出以下幾點建議:對政府而言,越在艱難時期越要保持減稅降費等持續穩定性政策,而不要出臺短期政策,因為這遲早要還,反而會讓行業更加混亂;對行業而言,抱團取暖攜手前行;對企業而言,堅持戰略轉型“熬”出偉大。(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姜智文)
[責任編輯:李振陽]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