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萬元起步的勇敢者游戲現“死亡擁堵” 14人殞命珠峰誰之過?

2019-05-31
來源:鳳凰網旅游

招财进宝山水画 www.xfeow.club   “因為山在那里!”

  1924年,英國登山家George Mallory回答《紐約時報》“你為什么要攀登珠峰”時,留下的這句名言變成了無數登山愛好者的信仰。

  進入5月以來,為了在僅有窗口期集中沖頂,大批登山者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帶”排起長龍,由于等候時間過長,消耗體力過多,加之高寒和缺氧,據尼泊爾政府部門的統計,迄今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蹤。

  造成這次擁堵的真實原因又是什么?如何避開“死亡地帶”的大擁堵?在沖頂珠峰遭遇擁堵時如何自救?

  最后的沖頂窗口期,悲劇輪番上演

  “能夠站在珠峰上,我覺得非常幸運。”

  這句話,來自在珠峰大堵車中遇難的14名登山者之一,美國登山客卡許。在登頂珠峰后,他驕傲地給自己的兒子發了最后一條短信,卻在下撤途中不幸遇難。

  5月22日,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珠峰大本營,前一天登頂的人們在成功的喜悅中做著下撤的準備,而一場造成了14人死亡,3人失蹤的珠峰“大堵車”,也已經在排隊沖頂的畫面中拉開了序幕。

  凱途登山隊中方隊長汝志剛在返程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在5月22日凌晨5點就遇到了擁堵,在22日上午8時左右下撤時,再次遭遇“堵車”。也是在下撤途中,他親身經歷了一名女性登山隊員的遇難。

  汝志剛向媒體回顧了登山途中目睹的一起慘劇。據他介紹,下山遇到的這次擁堵長達一個半小時,缺氧和體能耗盡讓一名女隊員在8700米處神志不清。在他經過這名女隊員下行100米后,旁邊人的一聲尖叫讓他注意到一塊黑色物體正朝自己滾來,當他雙腳跳起避開黑色物體時,他發現這就是剛剛遇到的那名女隊員。次日,汝志剛在二號營地休息時得知,這名發生滑墜的女隊員已經遇難。

  就在同日,49歲的印度登山者Kalpana Das、27歲的印度登山者Nihal Ashpak在登頂后的下山途中死亡。5月24日,56歲的愛爾蘭登山者Kevin Hynes在即將登頂珠峰時滑倒身亡。5月25日,44歲的Fisher在下山途中突感不適,盡管向導更換了他的氧氣瓶并給了他更多的水,但最終Fisher在距離峰頂約150米處不慎跌倒身亡。

  據尼泊爾政府統計,截至2018年年底,已經有超過5000人登頂珠峰,珠峰上的尸體大約有283具。在海拔8000米的地區,氧氣含量只有海平面位置的27%左右,氣溫零下30攝氏度,在這種環境之下,“見死不救”往往被理解和原諒,因為伴隨著氧氣和體能的消耗,救援者可能在拖著隊友下山的路上發生危險,與他在此相伴長眠,或者變成人體地標。

  “睡美人”法蘭西絲·阿森提夫,在1998年與她丈夫賽吉·阿森提夫成功登頂后,在回程中因為氧氣補充不足,活活凍死在珠峰上,并成為了珠峰上的一位冰封美人。

  她的丈夫賽吉也在隨后營救她的返程中失足,陪她長眠于珠峰之上。

  在珠穆朗瑪峰上遇見這只“綠靴子”,代表你已經身處8500米。

  他已成為珠峰上最著名地標,指引著那些試圖從珠峰北坡征服世界最高峰的登山者們,同時成為了雪峰上最亮眼的一道警示。

  擁堵發生時,保持冷靜是最佳選擇

  對于此次珠峰上的大擁堵,3次成功登頂珠峰的藝術家孫義全向鳳凰網旅游介紹,每年的5月,登珠峰的窗口期通?;嵊?、4個,但今年珠峰上的天氣直到5月17號才開始趨于穩定,21號到23號是登珠峰的最佳時期。所以今年的窗口期僅剩最后這幾天的時間,大部分的登山隊伍都會選擇在這期間沖頂,這也極易引發高寒缺氧致死、嚴重凍傷的悲劇。

8000米以下的昆布冰川,人們在排隊攀登(孫義全供圖)

  三次登頂珠峰的藝術家孫義全憑借豐富的經驗,避開“死亡擁堵”,在21日早成功登頂,并讓“鳳凰新聞客戶端就做不同”的旗幟屹立在世界之巔。

  “根據天氣預報顯示,22號是天氣最好的一天,當誰都知道天氣好的時候,沖頂的人必然多。”孫義全表示,由于前兩次的成功經驗,所以對身體的抗風險能力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感覺能抗住21號的大風,又為了避開第二天的擁堵所以就頂峰沖頂了。

  從5月20日晚11點30分從4號營地出發,到21日上午8點25分(尼泊爾當地時間)成功登頂,讓“鳳凰新聞客戶端就做不同”的旗幟首次屹立在世界之巔。孫義全的第三次沖頂之路有驚無險。但是在2013年首次登珠峰時,孫義全也曾被堵在沖頂路上1個多小時。

孫義全在沖頂珠峰時,沒有遇到人滿為患的排隊情況(孫義全供圖)

  “與這次嚴重的擁堵相比,當時隊伍還在緩慢前行,加上首次攀登,新鮮勁蓋過了緊張感,沒有因為情緒波動消耗太多的氧氣。”孫義全告訴鳳凰網旅游,在4號營地出發沖頂時,每個人的氧氣都是定量供給,如果情緒波動過大,消耗大量氧氣,下山時就會遇到風險。

孫義全和他的向導(孫義全供圖)

  在業余人士看來,當山頂遇到擁堵,有序下撤后再沖頂或許比在山上凍著消耗氧氣安全的多。對此,孫義全表示,在發生“堵車”的位置,不僅根本無法超車,更無法下撤。即便成功下撤,那么很大程度上將錯過沖頂窗口期,前期的投入和準備也將付諸東流。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不愿具名的登山愛好者向鳳凰網旅游透露,每年的窗口期印度軍方也會組織士兵攀登珠峰。但是,與專業登山隊員相比,列隊登山的士兵行進速度較為緩慢,為此很多登山隊員會與印度士兵錯峰登頂,但是由于今年窗口期縮短,所以印度軍方的登山隊與民間登山隊伍集中在一起,加劇了擁堵的程度。

  珠峰春季連年擁堵,花費30萬剛過入門級

  不出意外,2019年的春季,珠峰接待登山者的人數將達到歷史新高。

  據新華社報道,2019年,珠峰南坡的春季登山季開始于4月14日,一共有381位登山者獲得了攀登許可??悸塹矯懇晃壞巧秸咧遼俟陀兌晃壞巧較虻?,估計攀登珠峰的人數多達1000人。而珠峰北坡,5月22日左右迎來登頂天氣窗口,23日上午,123名登山者成功登頂。

航拍珠峰南坡

  西藏登山協會有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春季,西藏登山協會共向142名國際登山愛好者、12名中國登山愛好者,共9支登山組團商頒發了登頂許可,并要求各組團商為每名登山愛好者配備至少一名向導。

  與攀登珠峰高風險相對應的是高額的投入。如果選擇從尼泊爾境內的南坡沖頂,僅登山許可證1項,就需要向尼泊爾政府部門繳納1.1萬美元。據法新社報道,尼泊爾政府2017年發放攀登珠峰許可證,進賬超過400萬美元。

  如果在尼泊爾配備一個或多個西方向導,至少需要花費6萬美元(約合41.39萬元人民幣),如果去低成本的尼泊爾公司,也需要花費3萬美元(約會20.7萬人民幣)。一位資深登山愛好者向鳳凰網旅游表示,30萬元登珠峰僅僅是一個入門級的價格,這項運動的花費幾乎沒有上限。

  值得一提的是,與南坡登頂珠峰相比,在西藏攀登珠峰北坡的成本更高,并且價格也在逐年上漲。目前經營珠峰北坡線路的只有西藏圣山探險公司(以下簡稱“圣山公司”)具備經營資質,2019年該公司的珠峰登頂項目為458848元/人。

珠峰北坡

  45.88萬元的費用中包含行程所述期間的交通、住宿、餐飲、景區門票、環境?;し?;珠峰登山許可注冊費;攀登中所需公共裝備、醫療器材、救援設備;攀登期間登山團隊服務費;不低于30萬的戶外保險費。但是,高山氧氣、個人裝備、保險等需要登山者個人承擔。加上上述額外的開銷,單人登珠峰的成本將遠超45萬元。

  珠峰永久關閉成謠言?針對游客但未禁登山

  2018年12月,定日縣珠峰管理局的一則公告,讓“珠峰景區永久關閉”的傳聞在朋友圈瘋狂擴散,在引發人們對珠峰生態環境擔憂時,公告還受到了外媒的關注。

  據報道,定日縣旅發委對公告進行公開回應:珠峰國家級自然?;で治誦那?、緩沖區和試驗區三部分。“珠峰禁令”針對的是珠峰國家級自然?;で暮誦那?,也就是絨布寺以上的區域。從珠峰大本營到絨布寺,下撤距離只有2公里左右,這個距離其實對于人們觀賞珠峰沒有任何影響。

絨布寺

  公告發出后,圣山公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禁令僅針對游客,目前為止并未接到禁止登山的通知。

  伴隨著登珠峰人數的不斷增長,珠峰上遺留的垃圾也在逐年累加。據當地當地夏爾巴向導介紹,盡管登山客依照規定應收集自己產生的全部垃圾,但每年珠峰南坡沿線仍會散落著至少數百公斤垃圾,包括空啤酒瓶、空罐頭瓶以及廢棄的登山裝備。2018年3月,珠峰南坡開始接受“大掃除”,僅第一天便清理1200公斤垃圾,預計總計要空運100多噸垃圾。

  據西藏日報今年1月發布的報道,2018年以來,自治區組織清理珠峰?;で0?200米以上的垃圾8.4噸。日喀則市定日縣對珠峰大本營海拔5200米以下區域內垃圾進行了收集、清運和處置,大本營沿線配備了環衛工27人,垃圾箱63個,清運車4輛,投入資金360萬元委托第三方公司負責運營,已收集轉運垃圾約335噸。

  在新聞稿中,27名環衛工不過是一個冰冷的數字,但是在現實中每一位清理珠峰的人都是無名英雄。2018年上映的紀錄片《珠峰清道夫》將這些幕后英雄的工作呈現在世人眼前,雖然畫面粗糙,但卻在豆瓣上獲得了9.0的高分。

  組成“珠峰清道夫”這支隊伍的既有當地的夏爾巴人也有登山客,在海拔5200米以上,他們所遭遇的困難非同尋常。

  在珠峰高處,很多垃圾凍在雪里,很難弄出來。

  還有些垃圾掉落在雪縫中,人要進去才能撿到。

  而收集垃圾的小隊,從昆布冰瀑向大本營運垃圾,每人每天要往返八趟。他們要走的路,經常是這樣連看一眼都非常心驚的天梯。

  有三名隊員因為遇上了雪崩而遇難。

  作為“珠峰清道夫”這支隊伍的隊長,納姆加爾在一次清掃過程中,決定帶回一具遇難者的遺體,但他發現這具遺體半個身子都凍在了雪里,他用冰鎬砸了兩個多小時,才把遺體從雪里挖了出來。

  之后他拖著400磅(大約是362斤)的遺體返回營地,但隊員卻發現已經過了12個小時,他還沒有蹤影。支援人員找到他時,發現他已經筋疲力盡的躺在了雪地里。

  即便經驗豐富,身體素質過硬,但是為了帶回一具遺體差點犧牲自己生命的納姆加爾最終沒能逃脫厄運。在一次登頂珠峰下山途中,不幸遇難。

[責任編輯:蔣琳]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有什么软件可以微信赚钱的软件下载 万达信息股票 股票配资l配资658 泗洪开出租车赚钱吗 失恋中彩票 体彩11选5走势图 双色球蓝球号码连续出过多少期 南通棋牌中心大厅 明天七星彩号码查询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马耳他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开盆栽花店赚钱 北京赛车pk时 魔兽怎么挂机赚钱快 青海11选5遗漏查询 3的957组选前后关系